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精彩回顾 > 【精品文章回顾】“十八罗汉”今何在--与罗汉们不得不说的故事

当前状态:未登录 登录 退出

调查问卷

1 您浏览行业网站时主要做什么? (多选)



2 您希望行业网站的内容应侧重? (多选)

3 您对行业网站里的广告形式有何建议?

(多选)

4 您是否愿意在网站上开展商务活动?

(单选)
   

5 目前行业网站主要存在的问题?(多选)




  其他:
请输入验证码:

【精品文章回顾】“十八罗汉”今何在--与罗汉们不得不说的故事

——罗汉今犹在,但见容颜改

来源:《制造技术与机床》杂志   发表时间:2016-11-07

编者按:
  机床制造业和很多产业相比,没有众多镁光灯前绚丽闪耀的光鲜世界,还可以说是一个“冷门”的领域,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未必听说过,因为她几乎不与日常生活直接相关,但却是一个需要极为重视的领域。她是国民经济的装备部,而国民经济各部门的技术水平和国防建设的实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机床制造业提供的技术装备水平。旧中国没有机床工业,而通常意义上的机床工业是指由金切机床、锻压机械、铸造机械、木工机床、量刃具、磨料磨具、机床附件、机床电器和其他等组成,有的仅仅是零星的、为数极少的、极为简单的机床。有着五千年人类文明的中国在近现代却饱经蹂躏,苦难重重,究其原因无外乎不重视自然科学、固步自封等等。新中国成立后,机床制造业随着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发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六十多年后,这一“华丽地转身”中又浸透了多少人的心血、变幻了多少企业的起起伏伏……这些人、这些企业在创造新中国机床制造业历史,而我们——《制造技术与机床》也一路相伴见证历史,见证历史的同时也是自己历史的创造者,2011年,我刊迎来60周年刊庆。
  望京路4号,明媚的阳光下,敞净的街道旁,一栋通体浅灰色的十层大楼矗立其中,蓝天白云相衬,给人一种泛着金属光泽、端正质朴的感觉。这是大名鼎鼎的北京机床研究所所在,也是我们机床杂志社的“大本营”。北京机床研究所建所后,便与《制造技术与机床》再也不分彼此、提携至今。从最初的东北机械局编译科到二局设计处(北京机床研究所前身),我刊刊名从最初的《机械》、《机床与工具》、《机械加工》、《机床情报》、《机床》到现在的《制造技术与机床》,从最初的内部技术刊物到现在的国内外发行,从沈阳云峰街到北京六铺炕、和平里、方家胡同到现在的望京,整整一甲子,步履平稳、脚步清晰。如果说将其比作一个人的话,这是一个集热情四溢、温润如玉与一身的人。而今,她便与您一起细数往事,见证历史,守望麦田。

 

  今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我国机床行业“十一五”期间——2009年,在连续8年保持世界第一消费大国后,中国机床工具行业以158亿美元的产值总额首次跃居世界机床产销大国的头把交椅;尤为可喜的是我国国产数控机床市场占有率达到了62%(数据来源于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而2010年继续蝉联冠军。机床行业是国家经济与国防安全的保障,说是国之利器一点也不为过。正如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名誉理事长梁训瑄所言,我国机床行业已经跨入该行业世界第一方阵。在这个 “终跨入”的漫长过程中,我国的机床工业走了不少弯路。作为一直与之相伴相随的我刊,在历经60年的岁月后也与初创时的样貌——单从外表而言已然大相径庭,而身为其先头部队的“十八罗汉”有的行业龙头风采依旧,有的已退而求其次,有的则是名不副实,更有的已经改头换面。“十八罗汉”是一种荣誉,记录了历史的辉煌,也反映了现实的变化。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后,我国的机床行业在经历了“六五”、“七五”引进消化吸收后,到90年代开始迎来了自主开发、商品化和产业化。从1993 年开始,进入调整期。我刊自1991年第9期始,约请各专业机床研究所撰文介绍各类机床技术发展方向性文章,以供各企业编制“八五”技术规 划时参考,如“现代数控系统的技术特点及发展趋势”(1991年第1期,丁乃健)、“瞄准机电一体产业化,把数控机床推向世界”(1991年第11期,谢 传林)等等;同时,受机床司委托,策划、编辑、出版《“七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75-74”柔性制造技术和设备的开发研究)成果汇编。

  早在80年代中期,中国机床行业就是一个“虚胖子”,业界内许多有识之士呼吁要“减肥强体”,要调整结 构。我刊1992年第7期重点报道了机床司对产品结构调整的意见和对13个企业调研后撰写的文章,如“关于机床工具行业产品结构调整的意见(摘要)” (1992年第7期,申彦河)、“产品结构调整是一项系统工程”(1992年第7期,张为信)等等。我刊1991年第5期“机床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与 作用实例”(1991年第5期,陈问源、谭汝谋、李开佛)一文引起国务院重视,转发了国家计委、机电部“关于 振兴特定基础机械和基础件若干措施意见”的通知,这一重大决策对行业发展产生重大作用。1993年第4期刊出了机床司为此撰写的专文“以经济建设为 中心必须加强机床工业的发展”(1993年第4期,恩宝贵)。但彼时真正的产业、产品、组织结构调整却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进展,而当真正重视开始调整后又处 于经济形势下滑时期,这其中就不免产生各种不可避免的痛苦,譬如行业内的兼并重组与企业改制。试看“十八罗汉”们的变化如下:

  沈阳第一机床厂先是和中捷友谊厂(原沈阳第二机床厂)、沈阳第三机床厂共同组建沈阳机床(集团)有限责 任公司,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继而全资收购了德国希斯公司,随后控股昆明机床厂,再后又和云南CY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重组协议。经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兼并重 组后,沈阳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已是业内“巨无霸”。

  大连机床厂首先合并了大连市机床工具行业的主要企业组建了大连机床集团,继而以70%控股并购了德国兹默曼公司,随后大连组合机床研究所整体并入大连机床集团。

  北京第三机床厂并入北京第一机床厂,之后北一成功收购德国瓦德里希·科堡机床厂有限责任公司。现旗下还有北一大隈(北京)机床有限公司、北一圣和(北京)精密工具有限公司、北一精机设计有限公司、北一法康生产线有限公司等诸多子公司。

  齐齐哈尔第二机床厂改制为齐齐哈尔二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功并购了福建三明机床有限责任公司,随后与大连瓦房店机床共同组建齐二机床集团大连瓦房店数控机床有限公司。

  齐齐哈尔第一机床厂转为齐重数控装备股份有限公司,随后齐重数控与浙江天马轴承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了战略重组,重组后的齐重数控为上市公司天马股份的全资子公司。

  重庆机床厂、重庆二机床和重庆工具厂共同组建重庆机床工具集团。

  上海机床厂、上海明精机床及其并购的两家海外公司组建了上海电气机床集团。

  济南第一机床厂改制为济南一机床集团有限公司;济南第二机床厂改制为济南二机床集团有限公司;南京机床厂改制为南京数控机床有限公司;武汉机床厂改制为武汉武机精密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北京第二机床厂、天津第一机床厂、无锡机床厂、长沙机床厂名称不变。

  这个重组资源、转型升级的过程是漫长的,可以说一直延续至今。而在这个过程中,罗汉们或多或少都有所斩获或被斩获,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结局都是符合 自然界的客观规律的。兼并重组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国有股与国有股之间的资产重组;另一种是国有股与外国资本、民营资本之间的资产重组;第三种是国有股完 全退出的资产重组。但由此也引发出一系列思考:哪些需要重组?哪种形式的重组效果更好?重组后企业是否越大越好?

  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逐步展开,我刊旧有的计划经济时期的报道方针也随之改变。1994年,我刊自第1期始更名为《制造技术与机床》。明确我刊报道方针 是:“背靠机床行业,面向机电工业,为提高并反映我国制造技术水平服务”。1995年自第7期至12期连续介绍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1994年赴美、日考 察组撰写的“机床技术发展动态”系列报道,如“低价加工中心在美国的兴起”、“运用计算机技术提高机床的精度”、“直线伺服电机传动和高速加工”、 “高速加工与下一代机床”、“微机进入机床数控领域”。

  2001年,我刊迎来50周年刊庆。据统计,自创刊至2001年,仅“十八罗汉”们的来稿就达976篇,这还不包括与之相关的。在关注国内外最新技术的同时,我刊也时刻关注着企业的转型升级,每一个与之相关的事件,我们都做了报道和跟进。

  如宁江集团为实现“做精、做大、做强”创建名牌企业的发展战略整体搬迁重组,前面提到过的云南CY集团与沈阳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重组后在生产经 营方面得到的突破改变,陕西秦川机床、汉江机床、汉江工具和宝鸡机床共同组建陕西秦川机床工具集团实现强强联合和优势互补,合肥锻压牵头联合6家民营企业 组建了合肥锻压集团,中国通用集团分别以58.05%、51.67%的股份对齐二机和哈量集团重组等等。对于这些变动,我刊都做了相关评论,认为机床工具 行业企业间的并购重组使得企业的优良资产得以整合,发挥了区域产业集群的优势,有利于形成国际竞争力较强的优势企业或企业集团。经此“一役”,老企业焕发 出新的风采,做出了新贡献,而新兴的民营企业和合资企业都先后涌出,在这个舞台崭露头角。此后的几年,整个机床行业进入一个平稳发展、扎实积累的时期。根 据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2007年企业调研资料显示,我国机床工具行业在经历了过去的举步维艰的困境后,通过企业改制和兼并重组,一点点走向创新进取、和 谐稳定、欣欣向荣的良好局面。正是因为这几年的厚积薄发,才会有本文开头所提到的成绩。

  展会是为了展示产品和技术、拓展渠道、促进销售、传播品牌而进行的一种宣传活动,用最简单的话来定义就是:在最短的时间、最小的空间里,用最少的成本 做出最大的生意。在机床行业,诸如德国、日本、美国、意大利等制造强国,其行业展会也是办得如火如荼。为了紧跟步伐、师其长技以强己,像十八罗汉们都很早 就开始参展,而我刊也是最早参加展会的行业媒体。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展会里,一次次关注其每一个动态,如在展会里展出了什么新产品,展示了什么新技术,签订 了多少单子等等(如在第五届中国数控机床展上,齐二机床集团的高端数控机床获得了4亿元的订单),相关展会报 道总能见诸于本刊。而他们自己通过展会对公司的未来发展甚至行业的整个动向也有了新的认识(如“通过展会看机床技术发展——CIMT2009观后 感”,2009年第11期,沈阳机床刘士玉)。

  2009年,是建国60周年,也是中国机床奋战的60周年。我刊在第10期隆重推出国庆60周年特辑——名家视线之“我与中国机床”。刊登了《奋战六 十年我国机床工业进入世界前列》(梁训瑄)、《以质量求生存,以品种求发展》(范宏才)、《纵观六十载,畅谈机床情》(作者梁玉,访谈恩宝贵)、《加强基 础研究,做大做强中国机床》(作者汪艺,访谈张曙)、《一个机床行业老兵的回顾与展望》(作者汪艺,访谈周延佑)、《中国机床工业60年发展中的经验与教 训》(陈循介)、《愿为中国机床做一辈子“嫁衣”》(陈问源)、《回顾与思考》(黄祖尧)。通过8位亲身见证中国机床行业成长的专家,从不同的角度评述了 60年的中国机床行业历史,让读者尤其是青年读者了解了中国机床工业的发展历程。

  2010年从第7期起,我刊策划了“数控系统在中国”栏目。专访了包括西门子、发那科、海德汉、三菱、华中、四开等18家在国内销售和使用良好的数控系统厂商的高层领导。介绍了这些企业的发展情况、最新产品以及销售经验等,希望能为我国数控系统行业的发展略尽绵薄。

  时光荏苒,转瞬已至2011年,我刊迎来了60周年刊庆。中国机床工业从建国初期“苏联取经”到“大跃进”与“十年动乱”,再到改革开放,如今地位日 益提高,新产品琳琅满目,成为世界机床工业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十八罗汉”们的变化正是60多年来的缩影,从全盘仿制到仿创结合再到自主创新,从最初 的国有企业一统天下到如今的国营企业与民营企业相结合与外资企业共存……正是“而今风韵,旧时标致,总皆奇绝。”

  “十二五”明确指出要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提高产业核心竞争力。对改造提升制造业以及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重点也做了重要指示。

  改造提升制造业要优化结构,改善品种质量,增强产业配套能力,淘汰落后产能。发展先进装备制造业,调整优化原材料工业,改造提升消费品工业,促进制造 业由大变强。完善依托国家重点工程发展重大技术装备政策,提高基础工艺、基础材料、基础元器件研发和系统集成水平。支持企业技术改造,增强新产品开发能力 和品牌创建能力。合理引导企业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发展拥有国际知名品牌和核心竞争力的大中型企业,提升小企业专业化分工协作水平,促进企业组织结 构优化。

  而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则强调要科学判断未来市场需求变化和技术发展趋势,加强政策支持和规划,强化核心关键技术研发,突破重点领域,积极有序发展 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新能源、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加快形成先导性、支柱性产业,切实提高产业核心竞争力和经济效益。发 挥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的引领支撑作用,实施产业创新发展工程,加强财税金融政策支持,推动高技术产业做强、做大。

  “十八罗汉”已然成为了我国机床行业经典的“传说”,但这种荣耀和精神必将继续传承,一代代的“罗汉”们将延续这段传说,而我刊将一如既往地发挥自身 桥梁与平台作用,紧跟步伐,积极引导业内众有识之士为中国机床工业发展出谋划策,为机床工业技术的更新添砖加瓦。

分享到:
上一篇:前10月我国数控机床进口242557.2...         下一篇:...